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新鲜说!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娱乐八卦新鲜事!


每日新鲜事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事儿

声优制造,优酷李黎的新思考方式

作者:admin┆ 时间:2015-02-07 11:52 ┆点击:

脱口秀还是自媒体,对于制造足够响亮“声音”的李黎来说,是讨论问题的逻辑元点。在制造声音的过程中,她有自己的思考。

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李黎

李黎:“晓说”带动网络脱口

如果不是因为李黎,高晓松可能现在还混迹于各种电视选秀节目上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拿着一把扇子,面对着镜头,讲述他理解的人文和历史。这个在20年前因为一首《同桌的你》而成为音乐人的家伙,虽然人生几度起伏,但每一次他都能摸到那张幸运的牌。在音乐圈里混迹这么多年,高晓松的商业价值和这个行业一样,并没有得到清晰的认可。直到有一天,他在视频网站上讲起了“晓说”。

李黎在进入优酷网站之前,就认识高晓松。当时她还在派格影视公司工作,为刘仪伟做一档“东方夜谭”的节目,这个节目可以说是电视脱口秀节目的先驱。在她印象中,高晓松属于那种在饭桌上特别能喷的主儿。熟悉高晓松的人都知道他是个话痨,歪理也好,邪说也罢,从他嘴里出来都能说得头头是道。

2011年,李黎去优酷工作,在进入互联网公司之前,李黎对互联网几乎没有什么了解,但是之前她做过“东方夜谭”“壹周立波秀”这类脱口秀节目,所以到了优酷之后自然会想到做一档原创的脱口秀节目,于是她想到了高晓松。当时高晓松刚刚因为醉驾被拘役半年释放,一些电视选秀节目不敢再启用他做导师评委。这反倒给高晓松一个在网络上东山再起的机会,“晓说”从此一炮走红,高晓松的商业价值也达到了最大化,他恰如其分地诠释了“说得比唱得好听”这句话。“晓说”的走红,也让很多人意识到,自媒体该升级到声形并茂的时代了。

一个对互联网一知半解的人,凭着直觉判断,互联网最大的特点是什么?是“吐槽”。吐槽再升一格是什么?是表达。表达再升一格是什么?那不就是脱口秀了么。这是李黎的思路,她只是因为对互联网好奇,才迈进互联网公司的门槛。“刘仪伟的‘东方夜谭’是1.0,就是写手写完了,找一个表达能力强的说出来;周立波的节目加入了综艺成分,是2.0。我觉得真正的脱口秀,一定是带有个人标签的东西,主持人自身要高素质,首先从自己基因里出来的东西,成功率一定会高。”李黎说,“去优酷之前,我也是什么都不懂。后来我去了解互联网,别人告诉我的互联网就是什么露大腿,不是谩骂就是吐槽,或者就是那种‘颜值高’的东西。但是,等我到了那儿才发现,其实互联网是被大家误解了的一个地方。当时我做脱口秀,而且我定位的是‘文化脱口秀’,它的英文是‘Morning Call’,是想唤醒大家对世界多元的认知。他们担心没人看,觉得互联网上都是“屌丝”怎么会看你的节目?”

但是李黎还是坚持把脱口秀节目做下来了,她觉得方向是对的,没有绝对的成功或绝对的失败,只要它具备那些基因,就能做好。于是李黎开始找合适的人选,她希望能找到一些有比较深厚文化积淀,同时又能用非常通俗的语言表达,让普通人都能听懂的人。专家很多,但总是高高在上,按网民的判断,有些专家不太会说人话,而且过于在意自己,担心出错,担心被骂。互联网接受的是真实的人,你可以有缺点,可以出错,只要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就行,还要禁得住来自四面八方的批评甚至谩骂。这时,高晓松进入了李黎的视线。李黎分析,高晓松是那种泛文化泛娱乐类型的人,而且他在表达上有张力,心理承受能力巨大,说话也很吸引人。就这样,跟高晓松谈妥了。

李黎说:“现在很多脱口秀节目,差不多都定位在‘全娱乐’,现在发生的事件,我给你调侃一下,它的核心是博你一乐。而‘晓说’不是,它的定位不是博你一乐,而是发表我自己的观点,所以我特别强调它是‘文化脱口秀’,‘文化’两个字坚决不能给我去掉,因为这就是区别于娱乐脱口秀的标志。开始,高晓松给这个节目取名叫‘闲得蛋疼’,后来觉得这个不太雅,又取了一些特别雅的名字,都不合适。有一次我跟韩寒吃饭,韩寒起了‘晓说’这个名字。”

在此之前,网上还没有一档原创脱口秀节目。一档网络原创节目走红一般要有三个月的时间,但是“晓说”一上线就走红了,于是开始有人跃跃欲试,一个人面对着摄像机开始说了起来,各种“×说”节目纷纷传到视频网站。

李黎觉得,仅仅有一个高晓松是不够的,它不是像电视台那样,有一档固定时间的节目就行了,脱口秀应该是一个项目,而不是节目。她开始搜索那些自制上传的类型化节目,但没有让她满意的。这让她更加相信,不是随便谁就能做脱口秀节目的。“晓说”是跨中西文化的脱口秀节目,还应该有其他类型的节目。而且,互联网上最灵活的是,一个节目受关注,相应的广告也会随之而来,每一个节目都该对应不同类型的产品。她发现,“晓说”给她提供的一些数据让她更有信心去做不同内容的脱口秀节目。比如“晓说”里涉及军事话题,就特别受欢迎,文化、历史也受欢迎,之后就有了宋鸿兵的“鸿观”,袁腾飞的“袁游”、“腾飞五千年”,罗振宇的“罗辑思维”,梁冬的“梁言”,还有看面相的“相征”……李黎说:“‘晓说’到了第二季,网民已经不满足于高晓松坐在那里说了,开始希望看到走哪儿说哪儿了。”

袁腾飞主持的优酷自制节目“袁游”定位为“以实地探讨钩沉历史典故的游历型脱口秀”

谈到脱口秀节目为什么在网络上走红,李黎说:“那时候是男色审美时代的结束,俊男美女的综艺节目已经不吸引人了,开始进入真实的时代了,现在有很多真人秀节目。人们已经不愿意看那种弱智型、追求收视率的电视节目了,大家需要真实,需要真正的内容服务,是对于知识、对于这个新鲜世界去深度了解的时候了。其实这和人生一样,人们刚有钱的时候,都拼命地得瑟,等你真正得瑟够了的时候,就该沉下来了,想去了解这个世界。我觉得到了这个时代。过去都是一些低级趣味的内容在互联网走红,但是人们更喜欢看到对生命、对真实、对你所表达的那种东西的感悟。”

虽然高晓松的“晓说”在合同结束后跳槽到爱奇艺,但是优酷其他脱口秀节目都能保持很高的收视率,比如“鸿观”、“罗辑思维”。从整个视频网站来说,脱口节目仅仅占综艺节目介绍一部分。互联网视频网站必须拥有海量内容,所以,大量节目需要靠购买版权来填充。点击观看最多的还是综艺节目和影视剧。按照视频网站的数据推算,一个大型季播电视节目,如果观看次数超过600万,这个节目一定会火起来。而像“晓说”这样纯粹网络原创节目,每集平均观看次数超过300万,却已经家喻户晓了。

李黎说:“我们现在跟以前的运作方式完全不一样了。以前我总是说定位啊、跨中西啊……现在我根本就不这么做了。因为我发现,互联网渗透时间越长,用户的喜好也是随时在改变,那就随着它的节奏走。但是大框架不变,军事也好,经济也好。而且它是一个长线。换句话说,节目越来越垂直了。我锁定这批对军事和经济感兴趣的男性。‘相征’基本上是针对女性,因为女性会相信这些东西。其实就是越来越垂直,高晓松的‘晓说’三年前是泛娱乐,三年之后不是这个方向。所有做泛娱乐的,一定活不了,而且方向也不对。以后就是以独立、小群体、社群化的、垂直领域的内容。一定要搞清你锁定的这批人群是谁。

《逻辑思维》、《梁言》、《袁游》、《鸿观》组合文房四宝

李黎所说的垂直锁定,让广告客户的投放更具靶向性。“互联网和电视台不一样,电视台是24小时的,互联网是庞大的一个体系,它需要海量的内容。我们不可能把这个做完。我们能做的是先把商业模式做出来,比如所有汽车都在追脱口秀,因为它跟它的细分人群相关,然后再把它的衍生产品推出来。‘罗辑思维’表面是一个脱口秀,其实这只是一个它展示的载体。它在做一个社群,做衍生、做电商,那一块儿是它的主业。‘鸿观’除了读书,它在做游戏,货币的游戏。它们都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节目。”

即使脱口秀节目的垂直性很强,每年能创造大约一个亿的广告收入,但在整个视频网站中,所占的盈利比例还是很低,用李黎的话讲“还只是一颗小沙粒”。但她同时说:“但是它的价值,它真正让所有人,包括客户、用户甚至媒体人发现互联网可以做节目了,还能做一个好的节目,而且原来没有任何客户。当时有一个不太符合‘晓说’这样品牌的客户出2000万元要冠名,我不同意。那时候我觉得‘晓说’刚刚起步,大家还没有足够的认知,还在骂高晓松长得丑的情况下,如果我要弄一个特别不好的品牌,它的定位就完全丧失了,所以我打死都不肯让这个客户冠名。那时候销售要背业绩啊,我坚决不同意。现在季播电视节目冠名没有3个亿就别谈,而视频网站节目冠名也是从几百万到一两千万元,我觉得接下来5000万到1亿元的冠名马上就要出现了。”

李黎认为,将来会有更多的人在网上表演脱口秀节目,但绝对不会是互联网视频节目的发展趋势。“脱口秀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个门类,而不是全部。互联网颠覆得太快了,不管它未来怎么样,它是以垂直、细分、建立社群的这种形式,慢慢抢占互联网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文作者系老胡,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和自媒体(自媒体公众号:laohushuokeji或老胡说科技)你的关注和分享是我最大的动力。

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联系编辑(QQ 35179178)。
标签: 优酷 李黎